太平洋游戏下载
当前位置:   主页 > 太平洋游戏下载 >
尹学龙​
点击量:发布时间:2020-10-15 15:20

库克与太平洋

文 | 尹学龙

读《库克船长日记》,被其中的海洋观测吸引。

英国猫式(船头宽大)三桅帆船画像

1769年1月4日,南大西洋波涛滚滚,去太平洋的英国猫式三桅帆船“奋进号”正在航行,船员们看到了一块陆地。船长库克打开地图,那里正是海盗考利命名的“佩皮斯岛”所在。于是改变航道向它驶去,靠近一看,陆地没有了,原来是一片云雾。这便是老水手们常说的“雾堤”。

库克引起了警惕。后来在新西兰南岛东侧诡谲的海域,中尉戈尔又看到一片陆地,库克认定那是一片云,参加过环球航行的戈尔坚持己见。库克于是让船掉向,驶入那片海域,结果证明戈尔是错觉。

库克三次环球航行路线图

他后来以连续三次环球航行、总航程25万多公里的巨量观测数据,彻底廓清了自托勒密以来在欧洲流传千年的错误认识一一地球存在“南方大陆”。他长达九年的海上观测,有许多是在南极圈冰山迷雾、合恩角巨浪、西风漂流带、太平洋火山地震带、珊瑚海险滩暗礁的恶劣条件下完成的。因他的精确观测,以往海图的诸多漏洞被弥补,太平洋的轮廓清晰显现。

纳撒尼尔·丹斯作于1776年的库克画像

库克出生于约克郡农场雇工家庭,只受了四年小学教育。他从惠特比运煤船学徒开始,干过水手、水手长、航海长、大副多个岗位,靠自学掌握了深湛的数学、天文观测和海洋测绘技术,一步步成长为英国皇家海军船长。七年战争期间,他在北美劳伦斯湾出色的领航和地图测绘引起皇家海军重视。天文学家约翰·贝维斯读了他关于日食观测的论文,赞扬他是优秀的数学家。皇家学会聘他为天文观测员,后来又吸收他为皇家学会会员。

从空中俯瞰南太平洋

库克的背后是新兴的海洋帝国身影:光荣革命后社会活力的迸发;实验科学和牛顿的理论对知识界的鼓舞;工业革命兴起;皇室和议会都热衷于海上扩张;科学家与探险家结合,一批批驶向海洋。库克的太平洋探险团队应运而生,它由海军组织,皇家学会支持。参加首航的有贵族出身的皇家学会会员、博物学家班克斯,著名生物学家林奈的学生索兰德,格林威治天文台专家格林,风景画家帕金森、巴肯,库克是航海和测绘专家。“奋进号”还携带了大量航海仪器、观测设备和图书。这些兼具冒险精神和科学精神的英国人,要在环球航行中发展天文、生物、地质、海洋多门学科,建立新的世界知识结构。

库克绘制的新西兰北岛托拉加湾地图

当时的英国知识界已形成共识:以观测和实验获取可靠知识,像数学那样简洁明了地表达,反对咬文嚼字和讲大话空话。《库克船长日记》深受此种风气影响,以最平实、简练的语言传递最丰富的海洋观测信息,更有一种激动人心的效果。据说许多人读了后,再也控制不住周游世界的欲望。我读了这些日记,便决意去太平洋腹地的海岛。

在新西兰游览十多天,从花园城市基督城、苏格兰风情小城达尼丁到烟雨朦胧的米尔福德峡湾,回望了当年库克环岛航行的部分海岸;住在白雪覆盖的库克峰下,体验了库克当年在海图上标明的南阿尔卑斯山风光;再从奥克兰乘阿联酋航班向西飞了六个多小时,穿过库克探索了数月的太平洋西南海域,到达已是法国属地的大溪地首都帕皮提,这是库克首次环球航行的第一个目的地。

尽管有飞机,从中国到大溪地仍然觉得太远。但比起150年前库克指挥32米长、368吨重的“奋进号”三桅平底帆船,以每小时最快七、八节(约14公里)的速度,经十个多月的远洋航行到达此地,又不知方便了多少。

大溪地海水

“奋进号” 于1768年6月21日从北纬50度的伦敦启航,走之字形斜穿大西洋,过赤道,经里约热内卢,沿巴西海岸南下,半年后到达南纬60度的火地岛。由此去太平洋有三条航道:迷宫般的麦哲伦海峡,绕合恩角的勒美尔海峡和德雷克海峡。合恩角风浪最大,欧洲航船一般都走麦哲伦海峡。已有22年航海经验的库克选择走勒美尔海峡。这条航道难在始终逆着西来的风暴与洋流。那些日子,暴风雨和冰雹不断,白浪滔天,班克斯感觉五脏六腑都裂开了,库克却娴熟地缩帆、张帆,抢风掉向,像一位控制了风能的艺术家。他甚至玩了高难动作一一不管风有多猛,从不把上桅帆三片缩帆全部收起,这是以往来过的船都不敢做的。经33天搏击,不仅安全驶出海峡,而且测量了洋流、潮汐、合恩角,上岸考察了火地岛。

“奋进号”驶入太平洋,如同置身茫茫沙漠。没有地图,也没有任何陆地标志,每天都是单调乏味的风景,船员情绪几近崩溃。当年麦哲伦船队就在此时爆发了坏血病,精疲力尽的船员们陆续死去。库克坚持让船员服用携带的大量泡菜和便携汤料,成功抑制了这一病魔。此时的远洋导航,纬度测量不成问题,难的是经度。以往航海家常因测不准经度而迷失方向,以致发生海难事故。库克与天文学家格林配合,以天空为时钟,凭借带望远镜的六分仪和航海历书,坚持夜间观测月亮和星星、白天观测月亮和太阳之间的角距,对比格林威治天文台观测数据,换算出帆船所处位置的经度、纬度。以他的经验,只要每天观测,太阳和月亮一出来就做观测,多测几次,就可使经度误差不超过半度。这使他的导航始终保持精确,“奋进号”航迹由此成为测量太平洋的尺度。

库克手工绘制的帕皮提地图依然管用,它很像一条头朝西北的大金鱼,“奋进号”当年停泊的马塔韦湾就在鱼头位置。现在的帕皮提港、城镇、法阿机场挨着它向西依次展开。我在港口乘法国“高更号”游轮,连续游览了茉莉雅、塔哈、呼哈希尼、巴拉巴拉诸岛,正是库克勘察时的航线。这是一个很容易引起幻觉的地方。到帕皮提大山热带雨林徒步;在巴拉巴拉岛原始风情的水上屋小憩;钻入闪耀祖母绿的海水中畅游;去布满七彩珊瑚礁和热带鱼的泻湖浮潜;跟随大溪地船长驶入浅海,与鲨鱼、鳐鱼嬉戏……都让人着魔。在公交车上遇到的大溪地人,见到外地人就让座,无论对谁都打招呼“牙诺那”(“你好”),真诚又略带羞涩的一笑,让人心醉神迷。他们喜欢花,房前屋后种的、脖子上套的、当作礼物送人的,都是花,那是热带阳光的产物。不知为何,对他们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能歌善舞的大溪地青年

陆地的人很难体会远航已久的海员们看到美丽岛屿猛然从海上冒出来的感觉,他们仿佛从地狱到了天堂,在甲板上欢呼雀跃。“奋进号”刚刚抛锚,慷慨的大溪地人就划着轻舟聚拢过来,带着椰子、猪肉、面包果送给船员们吃。“没有一个土著人对我们登陆作出丝毫的反抗,而是带着一种十足的友好和谦虚的表情朝我们走过来。”(库克船长日记,1769年4月13日)“奋进号”在大溪地停留了三个多月,船员吃上了新鲜水果、猪肉和鱼类,得到了充分休整,船上补充了丰富食品。

大溪地的女人既漂亮又开放。按当地风俗,青年人到了青春期,被允许纵容性欲。这里的人喜欢铁制品,以便改铸成鱼钩。水手们用铁钉、小刀当礼品,便可以获得漂亮的性伙伴。库克很快发现有一半人感染了性病,这些性病显然是以往的英、法船员带来的。他想约束船员行为,却遭到所有人反对,只好从其他方面严明纪律。一名海员从船上偷走了仓库的长钉,他以九尾鞭加倍惩罚。海军陆战队员韦布和吉布森各自迷恋上一位大溪地美女,乘人不注意逃到山里去了。库克向当地人打听其下落,都为其保密,并求库克让两人留下。库克扣押了他们的酋长作人质,直到两名逃兵被送回才放人,逃兵随即被鞭笞重罚。

英国皇家帆船“海豚号”一年前刚来过大溪地,船长沃利斯被土著姑娘完全俘虏,与一位女酋长情意绵绵。相比之下,库克是一位坐怀不乱、忠于职守的苦行者。他协助格林完成了金星凌日观测,加紧绕着大溪地群岛航行,把大部分时间用于考察海湾、海港、海岸地貌、物产资源及风土人情等。这些考察都是英国皇家海军的要求,显然是扩大殖民地的需要。库克考察得极细,他乘小艇观测了珊瑚礁海域,与部落酋长、祭司进行了广泛交往,以人种学视角考察了波里尼西亚人的体貌特征、族群结构、宗教习俗和生活方式;仔细研究了当地的浮架独木舟、双体船结构、尺寸及工艺水平,发现波里尼西亚人善于利用星星导航、操纵轻舟完成远洋航行。

大溪地巴拉巴拉岛海湾风光

漫步库克勘察过的帕皮提海岸,花香四溢,色彩令人目眩,浪花勾勒出项链似的珊瑚礁脉,大溪地人与欧洲人相遇的故事在脑海闪现:因英国人无暇顾及,这些群岛阴差阳错地落入法国人手中。在与欧洲人及其疾病的频繁交往中,大溪地经历了人口骤减的灾难,但最终顽强地生存下来,且对欧洲人有奇特的影响力。法国画家高更与这里的一位少女相恋,找到了梦幻般诗意和强烈色彩,再不愿回到欧洲文明世界,创作了“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的名画。英国作家毛姆追踪高更足迹,写出了反映艺术家与世俗生活冲突的小说《月亮和六便士》。这里也成为消磨船员意志、引起人心涣散,让远航船长头痛的地方。好莱坞电影《叛舰喋血记》的故事原型就发生在这里,船长布莱斯正是曾经随库克环球航行的水手。后来从船上叛逃到大溪地的作家麦尔维尔在《波里尼西亚三部曲》中透露,捕鲸船水手在这里逃匿的屡见不鲜。对于厌倦尘世喧嚣、向往简单生活的人们,大溪地仿佛永远是理想的家园。

“奋进号”于1769年8月离开大溪地,按照英国海军密令,向南直下2000多公里,在南纬37度-40度向西搜索“大陆”。巨大的长涌从西南方向不断涌来,库克感觉到远方洋流的强大力量。行3000公里,遇见新西兰。库克发现,当地毛利人竟然能听懂随船同行的大溪地祭司图皮亚讲的话,他由此判断他们是同一个种族。但纹身、好战的毛利人很不友善,他们藏在高高的树杈上监视船员们,伸长舌头,翻着白眼,跳着战舞,挥舞长矛棍棒向船员发起多次袭击,英国官兵开枪打死数人。库克尽量控制船员们情绪,通过图皮亚的翻译反复表达善意,最终与毛利人取得了和解。为了准确勘察这片岛屿,库克用了六个月,绕岛沿3800公里海岸线测绘,首次绘制出新西兰的完整轮廓图,然后西行至澳大利亚。

画家悉尼·帕金森所绘毛利人武士

我在澳大利亚游览,先乘船去悉尼湾。这里是南纬33度,中午的太阳在北面。微风轻拂,靛蓝色海面闪耀光斑,悉尼歌剧院具有动感的风帆型屋顶,让人想起“奋进号”繁复的三桅船帆。1770年5月,库克的船在悉尼城南的植物学湾登陆,那时这里一片荒凉。两名土著人手持长矛前来挑战,库克用枪把他们吓跑。后来他又多次发现浑身赤裸、身上涂有白色顔料的澳洲土著,他们不信任英国船员,拒绝接受任何礼物,焚烧船员登陆处的灌木丛。库克经冷静观察认为:“他们远比我们欧洲人快乐……他们生活在平静状态,没有受到不平等状况的烦扰……他们似乎看不上我们送给他们的东西。”(库克日记,1770年8月23日)“奋进号”从植物湾继续北行,随即发现了一个安全锚地,库克命名为“杰克逊港”,即后来被澳大利亚总督菲利普改名的悉尼港。现在这里已是世界上最好的港口之一,可以停泊上千艘船。

悉尼邦岱海滨浴场

澳大利亚天然资源最丰富的东海岸,是库克当年重点考察的地方。他喜欢用英国皇家海军将领的名字命名这里的海湾岛屿,这些地名大部分还在沿用,宛然一部名人录。现在这一带已是澳洲人口密集区,也是现代旅游景点集中地。我在悉尼邦岱海滩游泳,水凉,有离岸流,冲浪的人不少;去南山看了桉树林和睡在树上的考拉,被林中特有的气息熏得昏昏欲睡;去史蒂芬斯港乘游艇出海,欣赏了库克于1770年5月11日测量过水深的海湾,看到许多野生海豚在风口浪尖戏闹;后来在黄金海岸住了两天,长浪滚滚,沙滩平整开阔,看到不一样的海上日出;然后乘廉价飞机到达凯恩斯,在库兰达雨林观看了原住民阿瑟顿人的投掷标枪表演,再坐玻璃底游船到绿岛附近看大堡礁。就是在这里,库克一行遇到生命危险。

空中俯瞰大堡礁(网络图片)

大堡礁是太平洋的奇迹。大西洋的加勒比海、印度洋的马尔代夫、塞舌尔也有很好的珊瑚礁,但与大堡礁的规模无法比拟。它是世界最大最长的生态结构,沿澳大利亚东北沿海,绵延2000多公里长,最宽处161公里,包含2900个大小珊瑚礁岛。其南端离海岸240多公里,北端离海岸仅有16公里。“奋进号”浑然不觉地驶入其中,很快进入了暗礁密布的险地。

1770年6月11日晚上,“奋进号”在月光下缩帆减速,向东北东逆风行驶。晚11点,行至绿岛一带,测水深30米,仅仅几分钟后,船一下子触礁,再测水深,已不到5米。珊瑚的尖端戳进船底,船被卡住。库克立即指挥排险:下锚,用绞盘拉拽;将大炮、压舱物等50吨载重扔到海里,再拉动。折腾了一夜,船纹丝不动。船开始进水,所有人员昼夜奋战,轮班用抽水泵不停地排水,但抽水速度赶不上进水速度。在他们命悬一线的时刻,潮水猛然上涨,水手们借势用绳索和起锚机拉动帆船解脱,接着用黏了麻絮、羊毛的帆布堵住船底漏洞,奇迹般脱险。靠岸后,船上随行的铁匠、木匠将船修复。

危险并没有结束。“奋进号”再次启航时,发现周边有无数碎浪区。库克一看便知,这是巨量的暗礁所致。他不愁反喜,从中看到了测量机遇:“如果我没有经历这些磨难,我对这些岛屿、险滩的描述就会非常肤浅、笼统。”(库克日记,1770年8月17日)珊瑚喜欢阳光,大部分紧贴海面生长;又喜欢风浪中的浮游生物,在浪区多有发达的珊瑚礁,由此造成海底复杂的暗礁和乱流。从未遇到这种情况的库克表现了随机应变能力:他亲自爬上38米高的桅顶,利用潮涨潮落间隙,目测露出水面的礁盘;不间断地测水深,根据变化多端的海底随机应变;派出小艇探路、测洋流;仔细搜寻避风港湾锚地,多次登岛勘察……遇到险恶水域,他先乘小艇前行探测,确定航道后设置浮标,然后引导“奋进号”安全通过。

澳大利亚东海岸史蒂芬斯港湾。库克于1770年5月11日勘察此地,以海军部大臣名字命名

这片珊瑚礁区太大了,周边岛屿、海岸一片荒凉。在食品短缺、靠打猎捕鱼为生的条件下,他们在危机四伏的海域小心行驶了近三个月,所有人精疲力尽。行至约克角以南约200公里处,又遇到断崖式堤礁。“欧洲人可能从来没见过,它就是一堵珊瑚礁墙,几乎是从探不到底的深海里垂直升起来”(库克日记,1770年8月16日),库克来不及反应,一股山一样的海浪推着“奋进号”向堤礁撞去,所有努力竟然毫无用处。就在危急关头,刮来一股风,如同上帝的手拉了一把,帆船借风势紧贴礁壁穿了过去,从一个狭窄口子进入平静海湾。不久,他们穿过托雷斯海峡,终于发现通往印度洋的水道。库克指挥帆船一口气行驶到雅加达,检修和休整两个月后,经好望角驶回伦敦。

帆船时代的远洋航行,死亡率很高。麦哲伦出发时的266名船员,活着返回的只有18人;1741年,英国海军准将安森率六艘战舰到太平洋,1961名船员中死亡620人。1788年,法国探险家拉佩鲁兹率两艘帆船、114名船员到达澳大利亚,追随库克踪迹往北行驶,因触礁全部遇难。据不完全统计,1782年至1914年全球共发生174起海难,其中英国有89起,死亡人数至少为24200多人。如此高风险的远航,库克多次逢凶化吉,且杜绝了坏血病,实属不易。但在雅加达停留时,适逢疫情爆发,“奋进号”大部分船员不幸感染疟疾并急速恶化,当即便死去7人。从印度洋返回大西洋途中,又有24人陆续死去。加上以前伤亡,共损失36人。

作者在帕皮提港法国“高更号”游轮

这次环球航行历时两年零九个半月,行程70000多公里。他穿越了大西洋、太平洋和印度洋,对南太平洋、社会群岛、新西兰、澳大利亚东海岸进行了科学考察和测量,填补了太平洋海图空白。回国后,他受到英王乔治三世召见,并晋升为海军中校。班克斯也发现和采集了1300多种新的植物标本。由于这次考察及建议,英国很快占领了澳大利亚并作为罪犯流放地,随后又吞并了新西兰。(未完待续)

地名古今”以强调原创为主。内容板块和栏目大致如下,文章字数以两三千字以内为宜。突出个人化,文字尽量讲究而有韵味。

1、我说地名|以个人视角讲述熟悉的地名历史变迁和故事,避免面面俱到,避免罗列概念。突出个人对地名的理解和历史变迁的解读。

2、倾听讲述|每个村庄、每个街巷,都有说不完的人与地名故事,每个人都是一本大书,倾听讲述,以细节勾勒岁月流逝中的、难以重现的故事。

3、我的漂泊|许多人的人生旅程,会在迁徙、漂泊中走过。用印象最深的几个地名,穿插个人的成长史、生活史,本身就是地名古今不可缺少的内容。

4、故居寻访|千百年来,每个地方都有影响历史、文化的名人,故居寻访,在寻访中解读名人,使之古今融合。同样避免面面俱到,写最能触动自己的地方即可。

5、行走天下|旅行已成为当今时尚所在。如何行走,如何把旅行化为自己生活、精神的一部分,把旅行与异地观感融为一体,既是游记,也有颇为充实、敏锐的诗意表达,这是最值得期待的行走天下。

6、回家的路|远离故乡的人,心中永远牵挂故乡。每次踏上归家之路,会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儿时的星星点点的记忆,家庭几代人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素材。一棵树,一口井,一家人,左邻右舍,都是故乡难忘的记忆。

“地名古今”的作品,将根据相应版块予以结集出版。欢迎各位新老作者赐稿,图文分别打包发送,请发:lihui1956@vip.sina.com